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四海鲸骑 > 第五十六章 燕帝

第五十六章 燕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人先是用了宛渠人的一个“千斤缒”,从数丈高的宫墙向下,悄悄将自己缒入禁宫之中。接下来就由建文带路,毕竟他从小在这里长大,熟知如何避开太监和侍卫们的耳目纵跨整个后宫。再加之胡大人提供的卫队巡回时间准确无匹,过了片刻,众人就已经来到离那高大佛楼只有一层院墙的地方,而胡大人已经揣着双手在院墙外等候了。
   
  “赛哈智没来?”建文问道。
   
  “太子放心,那小子现在无法说出半句话。”胡大人乖巧地回答。
   
  早些时间,胡大人曾说皇上不愿意把郑提督关在刑部,只是软禁在离自己近的位置,便是这座半中不洋的偏殿了。这高楼正是姚国师的佛楼,前与大殿相呼应,后接皇室居住的宫闱。
   
  七里首先登上院墙打望。她忍术高超,所谓自己一人能潜入宫中盗取玉玺并非虚谈,但今晚唯恐有兵力埋伏,还需要打探清楚才好。
   
  建文看向那座高大的佛楼的顶部,这楼长得古里古怪的。实际上,如果郑提督想要出来,便是两个千户所驻扎在后宫,也不可能关住他哪怕一天,禁宫之中显然也不可能有重兵把守,所以困住他的……只能是妖术。
   
  但胡大人又说姚国师已经北上,铜雀也从侧面提供了他已经上船的消息。既然他本人无法临场操控应变,那么宛渠人提供的种种破坏禁术的方式就能派上用场。
   
  虽然大家无一不想一刀结果了这个妖僧,但先营救郑提督仍然是最妥帖的方式,而且营救的最佳时机——就在此时。
   
  七里看了一会,终于从院墙上轻身跃下,说那佛楼正门处,只有两个骑马的武士在巡回看守,那两个武士各持一柄怪异的长柄大镰,但罩着青黑色的罩衫,看不清面目。
   
  胡大人将声音压到最低:“那便是立夏、立秋两位长老,是一对兄弟。”
   
  建文奇道:“他们在皇宫里骑马?”
   
  国师座下八个长老,他所知的已有五名,歼灭了两名,现在又冒出来两个。这些人没一个是来头平平的,现在又有了骑兵,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七里点头道:“那马怪怪的,走在路上发不出声音,并非普通蹄甲,是一类异兽。”
   
  这种情况下,如果专克各类异兽的王狼也在,可能会不战而屈人之骑。但他们在金陵是客场,本来就不占地利,王狼自然也不可能说进城就能进城。
   
  可地利并非不能人为制造。建文他们又拿出一个小箱挂在墙头,将上面一个竹制的唧筒压了几压,便有一团黑雾顺着风飘到院墙之中。
   
  胡大人皱紧眉头:“这又是什么?”
   
  “此为‘吞天筒’。”他们三人随即戴上一个特殊的眼镜,这便要翻进院墙了。
   
   
   
  黑雾愈发浓重,很快将佛楼一带染得伸手不见五指。两个骑马的神道官本来在楼前巡游,现在勒了马,有些手足无措地在原地打转,看来他们也很快就没法看到东西了。
   
  建文的眼中却能看到两匹人马的两团赤色影子在黑雾中窜动——这正是宛渠此物的高妙之处。宛渠人只说这黑雾是深海中乌贼的墨汁炼就,可以隔声隔光;这眼镜是深海中安康鱼眼中所结的水晶,是以夜能视物,所以两者相匹配,便能反客为主。在他的视野中,又有两团赤影悄悄闪向两匹人马,正是小郎君与七里。四团赤影相交一下又迅速分开,并没有传出声音,看来是谁也没占到便宜。
   
  之前在海上,不周、广汉两个长老已经是非常难对付了,眼下这两人大马长刀的,只怕更难对付。
   
  一片黑暗中,两个神道官的赤影转头对视一眼,改变了策略。他们倒提着长镰,一边纵马踩踏,一边频频拖刀,像割草般在地上划动。
   
  胡大人也翻过了墙,触目亦是一片黑雾,他听不见也看不见,只能模糊地听见旁边的建文在叫好些什么。而里面的人即便想高声呼救巡查的卫兵,也不可能传出声音。胡大人想知道双方对峙状况,但这种情况下,听不见也看不见,着实遗憾,他灵机一转,吃力地伏下身子,发现靠近地面的一层果然并没有凝集黑雾,视线所及,那两匹长颈长鬃的大马的“蹄子”正在地面上跑来跑去。
   
  这两匹怪马筋骨精壮,踵后飞毛,落脚处却并非蹄类,而是像熊掌般臃肿厚重的趾爪,是以踩在地上并不出声,的确是世间少见的异兽。那两把镰刀的刀锋时而穿过黑雾,在地面划出优美的圆弧,接着又隐没进那黑色的空间之中,更是神秘之极。
   
  马儿仍然来回跑动,只是落蹄的间隙,又有两双脚纵起落下,正是小郎君与七里。时而有兵刃相交造成的火花从黑雾间坠下,还没到地面就消散了,除此之外,黑暗中正在发生什么,胡大人一概不知,但他猜测,那两位长老被黑雾所扰,定然也不好过。
   
  十几息后,果然有一匹马的马蹄力气一虚,接着是一只巨大的头颅穿过黑雾滚落在地面上,竟然是被齐颈砍断的马头。黑色的血液迅速蔓延开来,接着就变成烧骨一般的灰白色,只剩下黑漆金纹的面甲徒然睁着空洞的眼窝。余下那四蹄勉强走了几步,也轰然倒塌在地,整匹马随即化成一片灰烬。
   
  胡大人大奇,接着看见第二匹马同样是被这样砍到在地,化成了灰白的粉末。
   
  两个长老失了马,只能步战,四双脚在黑雾之下不断游走,但胡大人身体弱,趴着看不了许久,只能扶着后腰站起来,结果扭头发现建文仍站在旁边不动。过了好一会,才见他附耳过来,轻声道:“差不多了。”就向前走去。
   
  胡大人跟了上去,见黑雾一丝丝消散,场上只剩下小郎君与七里两人,地上却又多了两大摊残灰。
   
  建文已经走到那两人身边,小郎君道:“若不是妖僧走后,宛渠又发明了许多他没见过的法宝,这两人可真不好对付。”胡大人见小郎君的斩马刀已经砍缺了好大一个口子,可见刚刚的确是一场恶战。
   
   
   
  接下来就到达了那两个骑士试图护卫的神殿。
   
  众人登上大厅,但见这里四下无人,唯独中间的神像令建文悚然一惊。他在出发前听朱欢说过,这神像乃是一前一后,前面是座大佛,后面藏着的是一座具有些微印度风格的八臂之神。
   
  但现在……建文不禁怀疑是不是朱欢记错了,可正面朝着大殿的这座神像却舞着八只手臂,应该正是朱欢口中的八臂神了。但这八只手并没有携带法器,而是摆出不同的手印,建文突然觉得它眼熟得很:
   
  “七里,你来看。这不正是……那个八臂哪吒嘛!”
   
  “那个”八臂哪吒却是在日本火之国看到的。原来他之前离开宛渠之门回到铁轮寺时,莲涛宗舫大师神秘兮兮地告诉他七里偷偷拜了一个什么求因缘运的良缘地藏,建文去看了,是三个圆头圆脑的小沙弥,倒是挺可爱的,不过无意间在树后发现的一座半人高神像却没来由地吸引了他。
   
  那神像和眼前这座长得相似不说,所结手印也大体相同。当时建文问莲涛宗舫为什么有个“八臂哪吒”在那里,可大师说铁轮寺周围的地藏像实在太多,也没找到立此像的源头。大师自己是禅宗,对地藏法门又不甚熟悉,只说可能是梵天之类的。
   
  建文举着铳,慢慢向神像后面摸索过去。不出意料,这八臂像的背面,是一座正常的佛祖造像。造像下的莲座有一条接缝,看来是可以随意旋转的。
   
  建文刚看了两眼,胡大人就在后面阴恻恻地催促:“郑提督就在这里了,太子,你救出他,咱们合力把妖僧干掉。”
   
  他说这话的时候,前面是举着铳的建文,后面是持着刀的七里和小郎君,他一个人手无寸铁地站在中间,倒是浑然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建文再向里行得几步,便是一个屏风隔出的静室,四壁是千沟万壑的黑色奇石,好像是在斗室中造出了一个供人清修的山洞。
   
  正是这里了。
   
  建文屏息凝神地端平手铳,穿过屏风,便见静室正中,有一个宽肩阔背的身影面壁而坐,参禅似地一动不动。
   
  “郑提督?”建文试着叫了一声。
   
  那人听到声音,缓缓把头转过来。
   
  那是一张垂着漆黑髭髯的宽阔脸庞,与郑提督的清朗面目完全是两回事。看见自己后,他从容地张口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