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四海鲸骑 > 第四十七章 死阵

第四十七章 死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大麻烦?
   
  ​死阵已开?
   
  ​建文恍然大悟的提醒和广汉的低声喃喃引起了众人注意。
   
  ​本来在一旁蹲着的七里慌张地站起身来:“竟……竟然没打完吗!”
   
  ​她嘴里鼓鼓囊囊的,说话不甚清楚,原来是刚才蹬船久了,需要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建文难得见到七里这样一面,不禁莞尔,随后他沉着地点点头:“不必忧心,我们先驶出去。”
   
  ​经过这一场海战,蓬莱船只堪用的剩了十几条,其中有五六条前来驰援走蛟船,余下的都在圈外。建文传令这些战船急急调转,向大福船以外的海域行驶,另有船员把受伤的蓬莱兵力挨个送上来请建文救治,小郎君和七里则举刀守在炮旁,继续逼问铁冠道人。
   
  ​大明船队为何跑这么远?又为何单留下如此重要的大福船在海面上?
   
  ​不管铁冠道人这家伙要捣什么鬼,蓬莱舰队上的每个人都不敢放松,而且都有预感——他们战前的乐观并没有得到好的报偿。现在看来,就连刚才的险胜都成了暂时的喘息,他们握紧手中的兵器,决定先拼上全部速度使整支舰队响应在一块,然后再做打算。
   
  ​经建文救治的蓬莱士兵依轻重缓急排好,有几名迅速地过了建文的手。本来这些救治工作完全可以交给船医,不必劳烦建文大王的,但现在兵力不足,船医能救治的只有轻伤的,重伤的则需要建文大王用出砂砾珠的能力救治,如此才能恢复一些兵力。
   
  ​如果不这么做,那么余下船只的蹬橹摇舵的动力恐怕都只存十之六七。
   
  ​蓬莱船队一边救一边驶,实则也就过了十数息。正要冲出圈外,船队前方忽然传来“啪啪”响动,有什么东西落在甲板上和海水中,落在船上的还笃笃地弹跳了几下。
   
  ​“这天气,怎么会有雹子?”
   
  ​蓬莱众心下生疑,但看过去时,那些散发着幽暗微光的并非冰坨子,而是一粒粒小小的火珠。
   
  ​那些火珠之间包裹着黑黑的东西,看着像是火石。火石落在海上却并没有沉下去,而是像鬼火般浮在海上燃烧;落在蓬莱船只潮湿甲板上的那些,也并没有立时就火光大作。
   
  ​有几个胆大又好奇的船员去踩,想把那火星踩灭,可刚一触及火石,便被那猛地燃起的熊熊烈焰包裹了全身。
   
  ​“呜啊啊——”
   
  ​被烧着的几个士兵整个成了火人,他们连忙跑到船舷跳进海里灭火。蓬莱阵中大乱,十几条船就这么被一道火幕分成两拨,隔绝在海面上。
   
  ​建文受了打扰,手上的活就被分心了。也好巧不巧,手底下正好轮到腾格斯,他肋骨本来就断了两根,刚被船医仓促接好;建文这么忙中一出错,又得让哈罗德把他搁在王狼背上,送回去重新接骨了。
   
  ​建文一收手,和小郎君怒视铁冠道人,质问他是在搞什么鬼。铁冠道人瘫在地上没有起来,只是眯起眼睛笑道:
   
  ​“宛渠拿这等好物开船使,简直是暴殄天物。世人又多与宛渠同流合污,但我们国师英明神武,又岂能漏算这一着?”
   
  ​建文心道:“既然宛渠这么能干,把这藻井拿过去肯定能是解开的了。”但听铁冠道人这言下之意,原来这国师联盟和宛渠之间还有恩怨未解。
   
  ​难道他们口中所说的黑白两道,白的一方便是宛渠?可这两大势力替他们自己的神仙打架,为什么还要以世人为战场呢?
   
  ​但眼下不是考虑这件事情的时候。伴随着广汉长老讲话,海域上方的夜幕逐渐转为一片灿烂光耀的赤红。在押送朱雀的大福船上,突然升起一束束数十丈高的火焰,这些火焰像缎带似地在空中舞蹈,聚了又散,散而重聚,但有一道火焰烧尽了,就会爆裂出一粒火石掉在这片海域上。
   
  ​
   
  ​“火焰是从朱雀灵中调取的!”蓬莱众大惊失色。
   
  ​随着朱雀喷涌出的火焰越涨越高,火石炒豆似地落下,海上燃烧的火幕区域也越来越广,火焰也逐渐猛烈起来。船顺风行,一步步接近火幕,能不能冲得出去还不好说。
   
  ​更加之七里刚才说玄武有冻结人体的力量,这下大家心里可着了急。
   
  ​有一艘小船不顾走蛟船的统一调配,急冲冲地要先逃出火幕,船头触到一些漂浮的火石,登时爆裂出团团火焰,整艘船都被大火吞噬了。它余力未衰,直直冲进火海之中继续猛烧,不一会儿,就从火焰的上方“嘭”地迸出些飞灰,余下的船体只在大火中继续燃着,安静得可怕。
   
  ​“你——”小郎君瞪了铁冠道人一眼,又看了看建文一眼,后者点了点头。
   
  ​小郎君把炮对准铁冠道人,机械手中伸出一个交股剪似的火镰,便要擦出火焰去点燃引信。
   
  ​“妖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撤了邪术!”
   
  ​铁冠道人却没有搭理小郎君。他还是瘫在那里,自顾自地对不周的尸体说道:“不周,国师教我们不要多言,但是刚才这一节透露给他们也无妨吧?”
   
  ​不周刚才给王狼咬断了脖子,再怎么喊当然也是没反应。但这铁冠道人不依不饶,又连喊了他几声。
   
  ​“不周?就那么急着回归我主的神域吗?”
   
  ​不周遗体背后巨大的骨板散发出愈加强烈的青光,整个躯体却正在土崩瓦解,就好像他的躯体原本只是靠那缕缕青光维系起来的一样。就着不周的尸体,这道人又引出一圈青色的罡气来。
   
  ​他就在这层罡气的护佑之下念起令人难解的咒语,表情极其专注。
   
  ​铜凤凰骂了一句,趁机号令部下频频发箭,也未能伤得那层罡气分毫。趁着射箭的间隙,七里拿刀砍了上去,竟被逼退几步——在这船上的好手,包括琉球三老和七里在内,竟全都奈何不了这个死不了的顽贼。铁冠道人念完咒语,将铁拂尘向臂弯内一收,终于满意地笑了:
   
  ​“——反正尔等也做不了什么。”
   
  ​“是吗。”小郎君双指一剪,点点火花从他指尖迸出。
   
  ​“轰!”
   
  ​走蛟船的主炮爆发出炽热的亮光。这一炮冲着船头开过去,势必将走蛟船的蛟首也轰个七零八落。可轰鸣与亮光过后,却见铁冠道人那罩子安然无恙,连带着蛟首都毫发无损。
   
  ​只是他在里面摸着自己的肚皮,这一震之下,他刚刚缓解的流血却又不容乐观了。身下一滩血液顺着甲板漂流,流到罡气罩的内壁就停在那里,显得有几分滑稽。
   
  ​
   
  ​此时船行到火边,火越燃越急,眼看要过不去了。火幕之外的蓬莱众抛出飞箭、绳索,也无一不被大火烧断。
   
  ​“你是想和我们一起死吗……”建文站起身,他刚刚将最后一名伤者治愈完毕,已是非常疲惫。
   
  ​“是你先不依不饶的。”铁冠道人故作无辜地看看建文,又看看蓬莱众。
   
  ​建文径直走向藻井,他心道:“如果能把青龙的灵释放出来,是不是能把走蛟船改造为青龙?”
   
  ​虽然听起来有点一厢情愿,但现在要想冲出火场,这种万中无一的可能性也要考虑一下了。
   
  ​他将手按在藻井上方,藻井内部似乎传来几声龙吟。
   
  ​“青龙!”
   
  ​他扳动藻井内几个天宫的城墙,忽然被一股大力推动,整个人摔在地上,原来藻井内外数圈天宫突然转动起来,使它悠悠然升腾上去。建文一个没抓住,它就跑到了半空之中,藻井下面风声大作,建文仔细聆听,发现那藻井的内壁似乎传来猛烈的撞击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