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四海鲸骑 > 第二十四章 千岁

第二十四章 千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哈罗德惹出这等事来,实在是大出建文的意外。谁能想到他在这岛内五十七天里还能有这种进展?
   
  哈罗德却在一边忙着摆手道:“事情非乃建文阁下想的那样!我与她只是志同道合,合辙押韵而已。”那女子也是连连推脱,似乎是要把哈罗德撇到一旁。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她竟然从腰间取出自己的桃符,已经开始缓缓走向百里波。
   
  这两人到底在搞什么鬼……建文见百里波脸上虽然还是一副冷峻超脱,但眼角里的怒意已经炽盛起来。也许对于他来说,与外人志同道合倒像是比什么男女私情还不可饶恕。
   
  见两方已经撕破脸到这种程度,建文只能在下脚湿滑的岩石上站定,抢先道:“如今主人家要请我们离开,那我们也断没有再赖着的道理,说明天出去,就明天出去好了。只是还请主人家不要再逼迫我朋友,站在高处危险得很,咱们大可以借一步慢慢说话。”
   
  说着,建文再次瞥向哈罗德——这家伙看看荆钗女子又看看他,眼神还从来没这么复杂过。
   
  哈罗德曾经在阿夏号上对着七杀色心大动,还因此给了七杀机会摆过自己一道,但谁都知道那只是被七杀出尘绝艳的美貌迷惑而已。可眼下哈罗德脸上已经不复对七杀那种狂热的迷恋,反而多了几分羞涩。建文简直难以置信,眼下这个白衣女子长得清瘦苍白,和这个佛郎机人的一贯口味可是半点不搭,也许此间真相的确只能用志同道合来解释了。
   
  眼见荆钗女子抬起手,马上就要将手中拿着的桃符递给百里波,哈罗德突然三步并两步走到瀑布边,瀑布打在岩石上蹦起的小水珠瞬间就把他的衬衫打湿了。
   
  建文大喊:“哈罗德,你要干什么?别犯蠢!”
   
  “百里阁下不答应咱家,咱家就不下来。”
   
  “我管你下来不下来?”百里波简直是本能地讥讽道,“我们五百人尊徐公为先师,以仙岛为乐土,千载清修,一个也不能少,你要我答应你什么。”
   
   
   
   
   
  建文心想,看来大家心里都明白,哈罗德这是打定主意要带荆钗女子出岛,但这女子也在摇摆不定,并不是这个老外花一番功夫就能说服了的。建文举步想要爬到哈罗德站立的地方,想把他拽回来;但他刚爬了两步,却见哈罗德已然顺着瀑布落下的方向跳了下去,岩石上浑然不见人影了。
   
  刚才建文跟哈罗德递眼神的时候,其实就知道他想用这招——假如有人从高处坠落,也会触发蜃再呼吸一次,把内部样貌变上一变——哈罗德这是要给自己争取时间,将双方的主动权调换。
   
  果然,百里波与荆钗女子均是先张口一惊,又闭上嘴。在这短暂的沉默过后,百里波一把抓向女子的桃符,却抓了个空,自己也差点打个趔趄从岩石上滑落——原来女子已经把桃符又收回去,转而轻盈地跑到建文身后。
   
  建文哭笑不得:“百里兄,你看,此事大有可商量的余地,哈罗德也只是想把她带出岛一游罢了,并非什么大不了的请求。不如……就成全了吧?”
   
  “你刚来知道什么,”百里波语带几分愤懑,“你朋友妖言惑众,他是想要我们全岛五百人悉数出岛!五百人!”说到最后,还右手箕张比了个五。
   
  “什么?”建文大惊失色,他断没想到哈罗德心中盘算的竟是这么大一番手笔。他转头望向身后的荆钗女子,那女子竟然也坚决地点点头。
   
  再看百里波,早已下令几个白衣人向自己这边包抄过来,建文赶紧朝山下爬去,后面的荆钗女子也缓步跟上。这帮人看起来四体不勤,岩石上又打滑,一时之间倒是不怕被他们追上。
   
  “快,”建文催促旁边的荆钗女子,“我们得去和哈罗德汇合。”
   
  哈罗德那么一跳过后,雾气果然愈发浓重,唯一鲜明的月光被遮个严严实实,追逃双方下山的脚步都被无限地拉缓了。四周变得什么也看不清,也没法找腾格斯通风报信,建文只能和荆钗女子凭直觉摸向山下。
   
  “哈罗德到底是为什么想要你们都离开这岛?”建文一边爬着石头,一边发问。
   
  “他说自己熟悉水母的习性,知道其中有一个大秘密。”荆钗女子离开了百里波的追缉,语气竟变得舒缓不少,“哪怕是变成巨大的怪物也有一点不会变,就是它总有一天会缩回到极小的状态,那时候我们仙民都会消失。”
   
  原来水母岛竟然有这种大危机?建文又问:“那他劝说不成,为什么只来针对你呢?”
   
  “因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信他!”
   
   
   
   
   
  建文终于听出这女子语中的一丝活泛气息。哈罗德脑子里怪事多端,一到水母里来就把这世界搞得乱七八糟,但也许正是因此,他带来的这些新奇玩意才能打动这个女子?
   
  “……那可真是妙极。那你叫什么名字?”建文想起之前询问大家名字时,只有这个女子嘴上一动,不由地问道。
   
  话刚说完,忽又念起这姑娘据说活了一两千年,于是又尴尬地加了句称呼:“前辈。”
   
  “他说我活了一千岁,便叫我作‘千岁’。”女子好像对这个名字很自豪。
   
  建文却差点从石头上栽下去,哈罗德这种汉文水平想给人起名字,也只能得到这种结果。他虚弱地道:“你们确定清楚‘千岁’到底是什么意思吗……也罢,就看看雾气散后是个什么世界。”
   
  他便和千岁手脚并用地向下爬去。他耳边追踪的声音好像被甩到了身后,与此同时,雾气也在慢慢散开。
   
  建文眼前的视线愈发清晰,他开始发觉自己攀爬之处已经不是坚硬的岩石,而是触手灰黄的土壤。
   
  待雾气散尽时,他发现自己已是在一个错综复杂的小城内行走,身后的千岁一边走一边好奇地打量此处,看来也是头一次来。
   
  这城市依山势而建,各坊市像棋盘似地被割得整整齐齐,乍一看倒像是把金陵皇都整个搬到了山腰。四周建筑皆为红褐色的砖土搭造,又夹杂许多拱门高柱。行人往来皆是轻纱打扮,可能是为了凉快,这倒可以理解。但他们无论男女脸上全都是一副轻浮的微笑,男女勾肩搭背,行走甚为轻盈,却使得建文心中生疑,觉得这城池恐怕不是什么民风纯朴的地方。
   
  眼观城市的最下方,仍是一汪紫红色的池子。这池子还真是无处不在。建文想起之前哈罗德观察得到的结论,便拿出千里镜查看,这一看不要紧,池子里竟真的有一帮男女醉鬼在那里沐浴,还掬起池水畅饮,看来奢靡至极,与仙岛时人人吸风饮露、面有菜色的状态大不相同。
   
  “这城市莫不是个酒池肉林?”
   
  他和千岁四下打量,一为寻找哈罗德和腾格斯的身影,二也是为了躲避百里波的寻找。
   
   
   
   
   
  “叩叩叩……”
   
  一阵铁履踏地的脚步声响起,建文和千岁躲在城墙后向身后看去,却是百里波带着那帮白衣人跟来了。只不过这帮人现在人人戴一个滑稽的铁盔,手里拿根细脚伶仃的长矛。
   
  建文赶紧缩回头,接着听到那边又有一个人向为首的百里波报道:“没有找到他们,百里波柳斯长官。”也不知道这复杂的名字是怎么取出来的。
   
  “应该逃不远,公孙格乌斯。”百里波刚说了一句便啐了一口,仿佛说出这些怪名字并不是他自己能控制的,“真是见鬼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我们的岛民都变成了一副不知廉耻的模样?”
   
  “我认为是该把哈罗蒂图斯清除出岛了。”公孙格乌斯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