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四海鲸骑 > 第四十四章 潜水

第四十四章 潜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于拿虎鲸当祖宗崇拜的部落土人们来讲,能和虎鲸交流的老阿姨无疑是当地最为尊贵的大萨满,今天这样的人竟一下子来了两个,一个和老阿姨那样能和虎鲸交谈,另一个在头上摸摸就能把小虎鲸的失声症治好,着实是老天爷降下祥瑞。
   
    土人们伺候这群远来的半神之人格外殷勤,椰子、香蕉之类热带水果和新鲜的鱼以及不明植物的根茎堆满空地,女人们“叽叽喳喳”吵闹着露天生火烹调食物,男人们在树荫下搭起凉棚,络绎不绝地用芭蕉叶包着做好的食物端进凉棚,盛情邀请建文等人坐下就食。
   
    建文一口气吃了好几条烤鱼和许多煮熟的不知名根茎,又吃了好几把香蕉,饥饿感才暂时被压制下去,他捧起土人首领亲手削好的椰子插上草管吸上口甘甜的椰子汁,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满足感油然而生。
   
    铜雀稍稍吃了点水果和鱼肉就不再进食,后半场一直是七里和哈罗德在吃,七里小小的身躯竟然能装下那么多食物,建文觉得好生神奇。
   
    “还没吃饱吗?我看你已经吃掉多我好几倍的食物了。”建文盯着七里的小肚子,别看她吃了那么多,腹部竟扁平如初。
   
    七里“哼”了一声,从土人手里接过条油汪汪、喷香四溢的烤鱼,张大嘴露出两排漂亮的小银牙,三两口将鱼吃得只剩一条骨头:“忍者的身体是最强武器,自由操控食量也是必修课。需要的话我可以吃掉一整头牛,也可以三天什么都不吃。”
   
    建文仿佛看到嘴里鼓鼓囊囊塞满食物的仓鼠,和饥饿中的人没法好好说话,他决定还是和铜雀聊聊。铜雀从船上拿下来自带的茶具和茶叶,浓浓地沏了一壶,看似悠闲地吹着茶叶。然而,建文看得出,他的眼睛一直在朝着海面偷瞄。
   
    刚刚虎鲸群还在近海游弋,老阿姨和腾格斯乘着小船去了海面上一块黑漆漆的大礁石上,正在和虎鲸头领交流。自从治好小虎鲸的失声症,虎鲸们的敌对态度明显消失,老阿姨决定尝试着同它们谈话,腾格斯自告奋勇跟着一起去了。
   
    老阿姨似乎是请了什么上身,手舞足蹈、连蹦带跳的,嘴里还发出古怪的“嘎嘎”声。腾格斯则努力试着用他的那一套和虎鲸交流,也是笨拙地手脚并用,忙出一身大汗。两个人的背影在礁石上迎着海浪上蹿下跳,企图将信息传递给一大群看似完全蒙掉的虎鲸,看起来甚是滑稽。
   
    舞蹈良久,看样子俩人都累坏了,这才驾着小船回到海滩。
   
    腾格斯擦着额头大把的汗水,他在光秃秃的礁石上又是被大太阳炙烤,又要剧烈运动,进到凉棚的第一件事就是坐下来跟着又是吃又是喝。
   
    “那班虎鲸们如何讲?”建文见老阿姨也跟着弯腰进了凉棚,赶紧问道。
   
    老阿姨好似没看到努力躲闪她目光的铜雀,自顾自坐下,拿起铜雀泡的茶也给自己斟上一杯,连续喝了三杯这才回答建文:“虎鲸是极聪明的,比有些人都要可靠。”说到这里,她故意看了眼铜雀,铜雀原本竖起耳朵想跟着听听,见老阿姨看过来,赶紧又往回缩了缩。
   
    老阿姨继续慢悠悠说道:“这班虎鲸的首领,正是你和腾格斯治好的小虎鲸的生母,做母亲的见孩子病治好了,没有不欢喜的,人类如此,披毛带鳞之辈也是亦然……”
   
    “那么它们愿意放我们走了?”建文急急打断老阿姨的话问道,他现在就希望赶紧修好船出海。
   
    “不要急嘛,听我慢慢道来。”老阿姨伸手比划着让建文不要急:“它们自然不会再与你们为敌,只是说你们既然如此神通广大,还希望你们帮忙做些事。附近海底据说有一处奇怪沉船,近日来不分白昼都会发出异样的光芒和声响。这片海域是虎鲸的传统渔猎区,自从此物出现,虎鲸们都不敢接近。它希望你们帮忙解决下。”
   
    建文听了感觉整个人都好不来了:“为何什么事都找上门?人的事让我管,虎鲸的事也要我们管,以后飞禽走兽都来找,玉皇大帝也忒悠闲了。”
   
    “原本我也是那么想,本来要回绝的,只是没等我开口,你们这位兄弟就满口答应了,还说办不成此事今生今世都不走了。”
   
    听老阿姨说居然说是腾格斯主动答应,还说什么办不成今生今世都不走了,别说建文,连铜雀、七里和哈罗德也都气得直瞪腾格斯,心想这蛮子如何这样说话不知轻重。腾格斯被众人瞪视反而甘之若饴,他大大咧咧地撕着烤鱼和菠萝,满不在乎地说:“你们怕啥,俺是说办不成俺自己不走了,又没说不让你们走。虎鲸们不能在附近海域捕食太可怜啦,听说它们好久没吃饱过肚子了,饿肚子的滋味俺这次算是尝够了,这滋味难受啊。”
   
    这个被他们当做蛮子的蒙古汉子,在天苍苍野茫茫的科尔沁草原上长大,与骏马飞鹰为伴,心胸也如草原般宽广。他的心像七八岁小孩子一样纯净无垢,他做事从来不追求利益,只是履行自己认定的道义,让建文这种生在宫闱、长在市井,遇事思维复杂的人感到很是惭愧。
   
    “吃好了!”腾格斯甩甩满脑袋的小辫子,把脏手在衣服上蹭蹭,站起来舒紧裤腰带:“俺这就下海去,虎鲸还等着俺呢。答应人家的事,就要赶紧办,要是俺回不来,你们自己走好了。”
   
    腾格斯刚要走,建文赶紧把他叫住:“你要怎么去?”
   
    “怎么去?”腾格斯一脸轻松:“小虎鲸驮着俺下到海底,要是看到什么妖怪,俺一刀杀了它就是。”说着,腾格斯还从腰里抽出罗刹女战士送他的匕首做出狠狠扎下去的样子,然后将匕首插回腰间,迈开步子要走。
   
    “外行人真是可怜。忍者自小学习潜水,可以十分钟不呼吸,你又可以潜水多久?你知道需要下潜的区域有多深?海况如何?”七里在一边抛出连串问题,腾格斯僵住了,他只想着下水底干完就走,忘记潜水还有呼吸这回事。
   
    “这个……俺还真没想过。”腾格斯挠挠头:“那咋办?你有办法吗?”
   
    “有什么办法?换我根本不会答应,自家闯的祸自家想办法。”七里其实也真是没办法,忍者最多也就叼着竹管在小河沟里潜潜水,谁没事到海里潜水去?
   
    腾格斯又看向老阿姨,老阿姨摇头表示她也没办法。想来也是,她要是有办法,又怎么会想要推脱呢?他又看向铜雀,眼巴巴希望铜雀能在这时候再拿出什么宝贝,可惜铜雀也让他失望了,他的铜雀虽然曾经带着他们潜水进过巨龟寺,但那一次花掉的能量至今还没补充满,就算老阿姨将铜雀还回来,他也没办法带他再潜进海里。
   
    “所以说啊,该怎么潜下去呢?我看你还是回去好好和虎鲸说说,回绝掉好啦。”
   
    听了七里的话,凉棚里的所有人都沉默了,喝茶的喝茶,吃水果的吃水果,谁也想不出个好办法,腾格斯站在凉棚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走。
   
    “要是摩伽罗号也在该多好,想必贪狼会有办法解决。”建文居然怀念起那个凶神恶煞的海盗来。摩伽罗那船神奇得很,在船外吹出空气泡,竟可以下到深海海底。青龙号偏偏没这本事,要不不知能省下多少麻烦。
   
    “算了算了!”腾格斯见大家都帮不上他,顿觉怒火中烧,跳着脚喊道:“大不了死在海里,反正俺留下也是个拖累,你们自己找佛岛去。”吼完了抬腿要走,正在喝茶的老阿姨听他说到“佛岛”,露出诧异的表情。
   
    “你这蛮子问了一圈,成与不成的何不也问问咱?”
   
    说话的是哈罗德,他看腾格斯把所有人都问了,唯独不来问自己,心里很是不悦。他伸着脖子等了半天,就想腾格斯来求自己。不料他独独跳过自己。
   
    “你能有甚办法?”腾格斯和哈罗德相处多日,知道这佛狼机人平日疯疯癫癫,是以根本没想着他能帮上啥忙。
   
    “当然,咱诸子百家多有学习,纵游天下十余载,未尝误事欤……”
   
    建文见哈罗德拽起来,赶紧拉他胳膊:“哈兄,你有何好办法快说出来,大家一条船上吃了多日饭,都是生死弟兄,莫要卖关子。”
   
    哈罗德并不为所动,他也捧起个削好的椰子,叼着草管吸起椰子汁来,直把椰子壳吸得“咕噜咕噜”直响。
   
    腾格斯也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这小子要的只是个面子,不过是想自己求他。赶紧就地跪下“咣咣咣”连磕三个响头:“哈大哥,你若是有甚好办法,早早说与俺知道,俺给你做牛做马报答。”
   
    哈罗德“噗嗤”一声笑出来,嘴里的椰子汁差点喷到腾格斯脸上。腾格斯脸色一变,直起身子凶巴巴看着哈罗德说:“莫非你其实并没有好法子,只是在耍俺?若是如此,看不抽死你!”
   
    哈罗德笑得没法再喝椰子汁了,赶紧放下椰子说:“看你如此赤诚,咱自然不会让你吃亏,你且看这是何物?”他身上穿的衣服缝满了口袋,每个口袋里都装着他搜罗来的神奇植物标本和矿石之类。这次从兜里掏出来的是炭条笔和纸,众人都好奇地围过来看,只见哈罗德趴在地上在纸上画起来。
   
    建文虽然自己不会画画,倒也看过别人画,只是哈罗德画画的方式与众不同。只见他那着炭条笔钩钩划划,没几下竟画出张素描图来。图上画着一个穿着怪里怪气服装的人腰上缀满东西,叼着长长的管子在水底走。
   
    “在欧罗巴,有许多人都设计过潜水装备,早在希腊古典时代即有亚里士多德制造的所谓亚历山大潜水钟。这是咱殚精竭虑想出的潜水装备,不想今日竟能派上用场……”
   
    说到机械装置和发明设计原理什么的,哈罗德总是能洋洋洒洒说上半天,这回他的发明能派上大用场,自然风光无限,说起来没完。腾格斯有求于他不敢打断,尽管听不懂也只好不声不响老实陪着。
   
    等哈罗德说完了,老阿姨表示只要能搞得到的东西尽管提出,她自然吩咐土人们去搜集。哈罗德要了多张上好海豹皮、石头船锚,从青龙船上搬下几件大锡器,又找了几名擅长女红的土人妇女以及几个强壮土人做帮手,乐颠颠去实现他的设计图。
   
    海滩上架起大锅化锡器,妇女们根据哈罗德的设计图缝衣服,哈罗德自己前前后后忙活指挥,惹得土人们议论纷纷看热闹。不多时,被哈罗德称为“潜水服”的东西做好了,他叫腾格斯去试穿。建文等人都觉得好奇,跟着跑出来看。只见腾格斯脱得赤条条套上海豹皮衣服,哈罗德要土人妇女将所有有缝隙的地方都用针缝紧密了,这衣服穿在身上紧巴巴的,腾格斯怕被妇女的针扎到,吓得哇哇直叫。
   
    建文和铜雀拿起用化掉的锡器铸造的圆形头盔啧啧称奇,头盔前端还镶嵌着玻璃片,头顶接着软管,看起来很是新奇。哈罗德抢过头盔给腾格斯戴上,将周围缝隙用裁成细条的海豹皮绕了许多圈,然后又将几只石头船锚用绳子拴在他腰上,这才算是大功告成,满意的在一边欣赏他的作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