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 第三零九章 护你三年之后又三年又能如何?

第三零九章 护你三年之后又三年又能如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天后。
  
  空气暖暖的,阳光也是恰到好处的明媚,是个适合晒太阳的好日子。
  
  水榭平台上。
  
  江平脸色苍白,脸颊深陷,眼角更是生生养出两条黑色大卧蚕,一副精力被吸干了的样子。
  
  他扶着腰侧躺在椅子上,阳光折射下来,将他的影子缩成了一团,就好像此刻他体内暗暗叫痛的某个部位。
  
  旁边是一根折断的钓竿,银色的鱼线搅在一起,在阳光下,闪出点点细碎的光。
  
  而那枚银色的,被强行掰直的鱼钩也不知道被哪条倒霉的鱼吞了下去。
  
  湖面上,绿袍老怪踩在水面上,神色平静,手里拎着一篮子的带刺小黄瓜,水面下,是一个游动的庞然大物。
  
  他扔出一条小黄瓜。
  
  那庞然大物就猛然从水下跃起,激起一圈巨大的浪花,它张开一张大嘴,动作灵敏精准地叼住了小黄瓜。
  
  然后哗啦啦地游过水面,扑腾两下就跳上了水榭平台,还顺道甩了甩毛上的水花。
  
  自打被江平放养到水里,白犼就仿佛发现了新天地。
  
  以往在陆地上,除了主人之外,也没人可以陪它玩,可水里就不一样了。
  
  到处都是可爱的小伙伴,没事追着它们跑着玩,累了还能吃上两口,味道老鲜美了。
  
  以致于它现在待在水下的时间越来越多,有时候连睡觉都爱往水里钻,它爱死那群好吃又好玩的小伙伴了。
  
  不过它最爱的小黄瓜依旧没有改过。
  
  白犼叼着小黄瓜蹭了蹭虚弱的江平,把小黄瓜送到江平手里,然后张开嘴,一副赶紧来喂我的样子。
  
  江平笑了笑,把小黄瓜扔到白犼嘴里。
  
  白犼这才美美地吃了一口,嘴里发出呜咽的依赖叫声,然后就静静趴在江平一旁,陪着他晒太阳,不吵也不闹。
  
  在它单纯的心里,知道谁才是对它好的人。
  
  江平笑着摸了摸狗子的毛发,只不过眼角总是忍不住抽搐几下,似乎十分痛苦的样子。
  
  绿袍老怪拎着篮子上来,身上却是干爽得很,刚才白犼造成的巨浪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他看着江平的痛苦模样,终于没忍住问出憋了一个早上的问题:
  
  “江大师,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很不对劲,要不要我来给你把把脉?”
  
  所谓医武不分家,身为武道大宗师,一点点的医理还是懂的。
  
  江平一边摆手,一边眼角还带上了一丝破纪录般的痛苦狞笑:
  
  “不用,我就是一下子透支太多,缓缓就好,缓缓就好了。
  
  毕竟不是谁都能像本公子一样,一夜十二郎,次次还能保质保量的。
  
  这次看你还不中标,哈哈,嘶……
  
  卧槽,真尼玛痛!”
  
  江平连声叫痛,但脸上那份独属于男性的得意却是更加坚定突出,仿佛他干了一件极伟大的事情一样。
  
  “呃……”
  
  绿袍老怪沉默下来。
  
  对江大师的自豪感到莫名其妙。
  
  这种折磨自己,快乐她人的行为,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得意的。
  
  说起来自他妻儿被那恶霸杀死以后,他便很少近女色了,偶尔倒是会花银子来上一回。
  
  不过他向来是提上裤子就把人给忘了,而且也从来不挑战自己的极限。
  
  毕竟身为魔门中人,随时都要保证起码逃命的战力。
  
  像江大师这模样,现在随便来个小宗师,都能结果了他。
  
  “对了,老邱伤势怎么样了?”
  
  江平一看绿袍老怪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和他代沟太大,没有共同语言。
  
  还是老邱好啊,就算不懂他,但只要在旁边夸他就好了。
  
  那一日,易从良易大师被他打伤,加上原本铁傲给他造成的伤势,更是伤上加伤,后来为了逃跑,又燃烧了精血,直接变成重伤。
  
  而邱道雨则在金宝宝的帮助下,成功找到出城不久的易从良。
  
  两人在城外大战也不知道几百回合。
  
  总之,场面应该挺劲爆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