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厄诡游戏 > 二十八、三方的势力

二十八、三方的势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由于【系统】明令禁止“以任何形式向《诸神游戏》的玩家透露《厄诡游戏》的存在”,叶洛在向李明空提出问题的时候不得不小心谨慎,以免露出马脚。
  
  是否信任李明空还是二话,主要的问题是李明空的性格过于大大咧咧了。面对他这个初次见面的人,她都可以将一些要害信息全部脱口而出,要是与她的姐姐聊天,还不将两人之间的对话抖落个干干净净?
  
  李明空可能不会觉得叶洛的问题有什么奇怪之处,但她的姐姐呢?是否会敏锐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一旦她稍有怀疑,恐怕就是叶洛的无妄之灾。
  
  所以,叶洛只能佯装不经意地问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
  
  不过毕竟是叶洛,虽然只是一些轻描淡写的问题,但也足够他推测出大量的信息了。
  
  “这两款游戏——《厄诡游戏》与《诸神游戏》——应当是同一个游戏公司制作出来的。因为无论是游戏背景,还是主体元素,都完全一致。”
  
  “虽然是同一个公司,但这两款游戏存在明显的分级区别。如果说《厄诡游戏》是R18的游戏,充满了血腥与暴力,那么《诸神游戏》则属于R12的游戏。从玩家存活率难度而言,《厄诡游戏》明显要高上一个量级。”
  
  这里的“游戏分级制度”,当然只是比喻。因为如果真要分级,这两款游戏毫无疑问都要被归于“不适合人类参与”的恐怖游戏中。
  
  推测到这里,叶洛的脑海中已经拟定了一个模糊的世界架构——关于《厄诡游戏》和《诸神游戏》,关于诸神与怪异,关于整个世界。
  
  “如果说这两款游戏的制作人是同一团队。那么,可以推测出来的是,这一批游戏制作者因为某种原因,在制作游戏的过程中分道扬镳分崩离析了,并且最终形成了两批人。”
  
  想到这里,叶洛脑海中闪过的是【副本制作人:γ】这条久远的信息。当初在看见【系统】介绍《猫鼠游戏》这一副本的时候,他曾猜测过“副本制作人γ”到底是指谁,是否是某位神祗?
  
  之后,离开了《花鸟市场》副本,他又猜测过,除了神祗与怪异之外,是否还存在着第三股势力?
  
  “现在看来,果然还存在着第三方势力——也就是包括γ在内的游戏(副本)制作人。”
  
  既有的线索在叶洛的脑海中盘旋,将过去散乱的伏笔也一一收回,仿佛一块块拼图,完美地拼贴在了一起。呈现在叶洛眼前的是一个大胆但是可能性极高的猜测——
  
  “这些游戏制作人团队在分崩离析后,并未放弃制作游戏。其中,一部分人制作了《厄诡游戏》,一部分人制作了《诸神游戏》。而从这两个游戏的区别之处,就可以清晰地看出来当初的游戏制作人团队是因为什么分歧而分裂的——那就是‘战斗系统’。”
  
  “在《诸神游戏》中,玩家的战斗力完全以神明之力为MP,并基于所谓的‘职业’,衍生出相应的能力。以李明空为例,她的契约对象是【空间】,所拟定的职业是【记录者】。这两者叠加在一起,构建出了她的能力——分别是空间传送和守护状态。”
  
  “毫无疑问,这是一套非常安全而成熟的战斗系统。因为‘诸神’与‘人类’是同一阵营的,借助【已知】的力量当然要比借助【未知】的力量更加稳妥。”
  
  叶洛微微眯眼。
  
  但这套战斗系统若真是如此完美,又为什么会出现当初的团队分裂事件,又为什么会存在《厄诡游戏》这一款看起来就是“残缺品”的游戏?
  
  在叶洛看来,“战斗系统”的迥异只是分歧的表象,在这表象之下是理念的对立——
  
  其实从游戏名称已经可以看出来,《诸神游戏》的制作团队认为玩家应当利用“诸神之力”对抗怪异,而《厄诡游戏》的制作团队认为玩家应当利用“怪异之力”对抗怪异。
  
  这才是两个游戏及其制作人真正的冲突点,也是不可调和的分歧点。
  
  “遥远的当年……”叶洛仰起头,凝望着头顶的灰色苍穹,思绪飘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以料想,游戏制作人团队的分裂事件,绝对不会是和平演变。
  
  否则,【系统】也不会如此紧张,连声警告叶洛,生怕他多言被另一侧察觉到《厄诡游戏》的存在。
  
  “只是不知道诸神在这场演变中,扮演了如何的角色?下次要问一问小灰才行。”想到这里,叶洛却不禁哑然失笑。他有预感,小灰其实也并不知道多少详情。
  
  “如果小灰果真是一问三不知,那就由我——来慢慢解析吧。”
  
  叶洛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笑容,双瞳中氤氲着的光芒,明晃晃地透露着两个字——
  
  有趣。
  
  ……
  
  ……
  
  对于现在的叶洛而言,挖掘这些“谜题”既是兴趣使然,更是“求生方法”。
  
  其实自从离开《花鸟市场》副本后,他就一直在思考着这些事情。一方面,他对于“解谜”一类的事情确实很感兴趣,女人口中所说的“玩家死光了”令他忍不住深思,而《厄诡游戏》背后隐藏的真相更是让他有一股“食指大动”的欲望。
  
  另一方面,“解谜”可以一定程度上抑制他的“求死之心”——用一个不恰当的形容,那就是“人忙起来就没功夫伤春悲秋了”。
  
  但因为灰鲲始终漂浮在头顶,令他根本没有时间去真正沉下心推理这些过于遥远和飘渺的事情。
  
  直到现在——
  
  他浮游在江水上。
  
  天上是阴沉的灰色粒子结成厚厚的云翳,脚下是坚硬的水泥地面。
  
  江水冰凉,但他却没有不适感,反而有一种如鱼得水的畅快感。就像是,他本就该是属于这个地方的。
  
  特殊的并不是他,因为就连沈沫这个普通人接触这片江水这么久了,体温也没有明显的下降,脸色反而由之前的苍白而变得红润起来。要是一般人在冷水中浸泡这么久,恐怕早就气若游丝了。
  
  “心愿,有什么发现吗?”叶洛在心中问道。
  
  幽灵少女回应道:“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里很熟悉。”
  
  “这里,很熟悉?这里是指这片灰色迷雾空间?”
  
  “我要感觉一下……”
  
  得到叶洛同意的心愿从伞中钻出来。
  
  幽灵少女飘飞在叶洛身侧,她凝神观察了一会,“哥哥,我想要到远一点的地方看一看。”
  
  她向前方飘飞而去,在四周荡了一圈,倏然钻入了水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新书第五伦王莽刘秀 大胆妖参放开我 孙猴子是我师弟 保护我方族长 这是我的星球 北国谍影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旧日之箓 我的阁楼通异界 高人竟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