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明末第四天灾 > 第二十章 罪与罚

第二十章 罪与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俗话说哀莫大于心死,许定国不但赌上了自己的一切,甚至连自己的两个儿子也送去清营做了人质。对大清付出了所有。如今换来的却是陈洪范这样的一封举荐信。
  
  他腰腹被张小帆的宝剑贯穿,已是受了不治之伤,本已准备闭目等死,可听到左懋第的这番话,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回光返照般的大笑起来,笑声凄惨癫狂,仿若寒鸦的叫声一般刺耳悲凉。
  
  左懋第不知道他发的什么疯病,沉声道:“你笑什么?”
  
  许定国也不理左懋第,又笑了半晌,才止住了笑声,摇头道:
  
  “你还问我为了什么?我从军几十年,万历年的时候我就在辽东杀鞑子。”
  
  “杀完鞑子,我又回中原去杀流寇。我浑身几十处伤疤,敢说没有一处是在后背上。”
  
  “可是你知道我一年前在哪里吗?在都察院的死囚牢里!”
  
  “崇祯十五年,李自成打开封。朝廷限期,命我千里救援。可是却一分钱的粮草不给我。”
  
  “我去问监军御史王燮没有粮饷怎么行军,王燮跟我说途中‘就粮于民尔’!”
  
  “你知道什么叫‘就粮’吗?就是让我堂堂大明官军,一路抢着老百姓的粮食去杀贼!”
  
  “士兵们不知道为什么要打仗。明明要去杀贼,可是自己却比流贼还狠毒百倍。”
  
  “贼过如梳,兵过如篦,你见到过吗?这大军走过的路上,几年之内都无法再行军了!因为村庄、粮食、人什么都不会剩下。”
  
  “结果大军刚到山西,整个队伍就哗变了。”
  
  “我拼劲所有力气,收拢残兵。一路没了命的赶往开封。终于赶在开封陷落之前赶到了。”
  
  “我马不停蹄,扎好了大营,一心急着去中军拜见当时的统帅侯恂,去商讨御贼之事。”
  
  “结果中军官告诉我,没到开营门的时间,侯恂还在睡觉,不容打扰。”
  
  “我和中军官起了争执,主帅侯恂不问青红皂白。差点没当场杀了我。”
  
  “我们做武将的,一心为国。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以为这事情也就过去了。可是谁知道文官们不会这么想。”
  
  “后来就因为这个事,我终究还是被关进了死囚牢,等待秋后问斩。”
  
  “这就是大明朝的文官,表面正大光明,暗地里却能把你整死。比建虏,比闯贼还要恶毒万倍!”
  
  “在死囚牢中,我还幻想着奸佞当道,圣君蒙蔽。可是你知道我又听到了什么消息吗?”
  
  “那个匪号叫翻山鹞子的高杰居然又升官了。”
  
  “我打了十几年的闯贼,这高杰怀恨在心,屠了我家百余口。就这样一个人神共愤的恶贼。摇身一变,招安后居然官职越做越大。”
  
  “一心杀贼的在死囚牢里等着侯斩,可杀官造反的恶贼却封爵藩镇。”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杀人放火当官,修桥补路瞎眼。我辛辛苦苦抛家舍命为的又是什么?”
  
  “后来我终于被放出来了,不是因为有遇到了什么青天大老爷审明了我的冤屈。而是李自成要杀到北京了,需要有人去杀贼。”
  
  “这时候,那些曾经想至我死地的士大夫们,又想起了我。”
  
  “你知道我出了死囚牢的那一刻想的是什么吗?这个世界完了啊。”
  
  “大明朝已经从根子上烂了,实实在在的烂透了。每个人就像这块腐烂木头上的蛀虫。口里称着这块木头是自己的家园,可是每个蛀虫却都忍不住的想要咬上两口,蛀上几个窟窿。”
  
  “我要毁掉这个世界,毁掉这所有的黑暗。”
  
  “你看到大清没有?大清国英明啊!没有那么多的贪官污吏,没有那么多的奸邪佞臣。”
  
  “不会搞以文御武那一套,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当奴才又怎么样呢?只要主子行事公平。有功必赏,有过必罚。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那么我情愿去当这个奴才!”
  
  许定国如泣如诉,就像垂死前的夜枭一般,发泄着最后的癫狂。他已经是将死之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顾忌,不住的发出嘶喊。
  
  左懋第面沉似水,一声不吭的听着许定国的怨诉。左右的士卒几次想上去阻止许定国,却都被左懋第拦住了。
  
  等许定国终于讲完之后,左懋第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
  
  “即便你有一万种理由,终究还是做错了。”
  
  “诚如你所说,这大明是有诸多的问题。我无法要求你像诸葛武侯或者岳元帅那样鞠躬尽瘁,克尽臣节。但至少能做到独善其身也好。”
  
  “为人臣子,食君之禄,却背主做窃。总是万死之罪。既然都说完了,就准备上路吧。”
  
  许定国重重的唾了一口,道:“呸,满口的冠冕堂皇,我不服!”
  
  左懋第摇了摇头,默然不语。他知道许定国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乱世之中,有太多的不公。如今朝内奸邪专权,朝外藩镇不臣。即使是有几个想革除积弊忠义之人,在这大势之下又能翻起什么浪花呢。
  
  积重难返之下,也只能倾尽自己臣子的职责,再多的却也办不到了。
  
  而这时张小帆却越众而出,对着许定国淡淡道:
  
  “老实说,在今天之前,我只大致知道你的姓名。更多的却不知道了。”
  
  “刚才你说这些的时候,我甚至还去查了一下搜索引擎和人物百科......嗯,你不需要知道那是什么。你只需知道一件事,就是你快死了。”
  
  “那么在你临死之前,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理由和冤屈。你是否能对自己说一句。你始终的问心无愧?”
  
  “即便是在这一片黑暗无比的乱世之中,能对自己说出“问心无愧”这四个字的人,应该还有不少的吧。”
  
  “无论田边辛苦耕种的农户,山中伐薪烧炭的樵夫,河里撒网捕鱼的渔人。甚至是你一直瞧不起的文官和士大夫。”
  
  “我想,可以对自己大声的说一句,我此生问心无愧的,恐怕是数不胜数。”
  
  “远的且不说,只说你面前站的这位左大人。在建虏进京之日,左大人的高堂老母就在北京。”
  
  “她不愿意儿子受建虏所迫,竟活生生的绝食而死。”
  
  “至少,她可以临死之前,称一句‘此生问心无愧’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新书第五伦王莽刘秀 大胆妖参放开我 孙猴子是我师弟 保护我方族长 这是我的星球 北国谍影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旧日之箓 我的阁楼通异界 高人竟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