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生三世步生莲 > 第 99 章

第 9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延致道:“姑娘如不原谅小可,便是这寒潭清水也洗不尽小可的愧疚之情。”定定地站着,一副大气凛然的形容。
  好个死皮赖脸的登徒子,这是欺负我小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么?
  我淡淡道:“那你预备好,我可不会下水捞你。”中指和大拇指微屈,轻轻在他臂上一弹,延致便不由自主地腾空而起,划了半道优美的抛物线。升到池塘正上方时,他却振臂一划,右足虚空一点,凌空一翻,身子便轻轻巧巧落了回来。
  原来这厮竟会凡间武学中的轻功,果然是深藏不露。
  延致诧异地瞧着我,似是想问我何以有哪般大的力气,却欲言又止。
  我道:“你若再缠着我,我便再推一次,绝不容情。”
  延致扭头定定望着潭水,苦笑道:“若这便能让姑娘消气,小可愿博君一笑。”一语未必,竟是纵身扑了下去,直沉没顶,溅起好大的水花。
  过不多时,延致划开水面探了个脑袋上来。他鬓发尽湿,水淋淋的像只落汤鸡,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道:“姑娘可原宥小可?”
  我道:“正月里的天,你快些上来,可别着了风寒。”
  延致冻得直哆嗦,音都颤得听不出调了,却道:“姑娘未原宥,小可不敢上岸。”
  我道:“好啦好啦,不生气了。”
  延致一笑,方慢慢地游回岸上,冷风一吹,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我道:“你还不快去换下湿衣,瞅着我是什么意思?”
  他便道:“姑娘愿意与小可同赏花灯么?”
  我恨不得翻个白眼,无奈难度太高,只能睥睨他道:“还说这个干什么?你当真不冷么?”
  延致道:“姑娘若不答应,小可的心比身子还冷。”
  他果然是个调情撩人的高手,若非我心智坚定,早便感动异常,芳心暗许了。
  可惜啊可惜,我叹口气,道:“实不相瞒,我不喜热闹。王子还是自个儿去赏灯罢!在灯会上遇上十个八个佳人,也是说不定的事。”
  延致道:“小可久居中原,幸遇明师,学了些末微功夫。姑娘若今晚得闲,人定之时,小可便在此地等候姑娘芳驾。届时小可自带姑娘偷偷出宫到街市上逛逛,如何?”
  我无奈道:“王子清俊儒雅,才貌双全,平日里想是见惯了投怀送抱的美人。撞上我这个顽固没眼见的,想是新鲜,一时上心也是有的,过阵子便忘了。今夜我是决计不会来的。”
  延致竟是练就了自说自话的本事,只顾道:“无论如何,今晚我定是在这里等你的。你来也罢,不来也罢,我是决计不会失约的。”一席话讲完,禁不住打了个喷嚏,拱了拱手,湿哒哒地离开了。
  我默默地瞅着他离去时萧索的身影,只感慨这王子怎么便这般死心眼呢!一面想着一面要往冷宫走,蓦然发觉自个儿竟是迷路了。转悠来转悠去,愣是找不出冷宫的方向。兜了几个圈子,却是又回到了池塘边。
  我眉间一皱,计上心来,便化作一只喜鹊飞到高处勘察地形,远远瞅见尽南处梅花堆雪满隅,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忽然想到玄宗对梅妃也不算绝情。
  紫琏并无显赫背景,在人人皆是“两只势利眼一颗富贵心”的深宫里,被囚禁在含章殿里。那里四处植满了梅花,风景依稀似去年。偏偏玄宗还每年十月必到华清宫游幸,岁尽始还长安。
  可是夜里忽寝寐而梦想兮,念起同来望月人何在,当真挼尽梅花无好意,只赢得满衣清泪了。
  那个皇帝,是抛弃后的悔恨,还是不爱后的关怀?抑或是高高在上的自尊心,是低情商的善良。紫琏先前对他迟迟不能忘怀,大概便是他做不到真正意义上的绝情绝意罢!喜欢一个人,爱着一个人,关心一个人,伤害一个人。多情者,往往是最无情者。
  我想到此处,低低哀鸣了几声以表伤怀之情,岂料忽地望见天君正站在小池塘旁冲我招手。不由得吃了一惊,直直跌落下去,忙稳了身形,化作本来面目。
  天君身着件湖蓝翻领窄袖长炮,这是中原时下最流行的款式。果然是万天帝王,便是微服私访,也走在时尚前沿。
  时尚的天君咳了一声,威严问道:“你最近过得可好?忙不忙,心情怎样?”
  这是吃错药了么?我不着痕迹地挪开一步,不敢贸然回答。
  天君放缓了口气,淡淡道:“成玉,咱们早晚是一家人。你不向我这个长辈行礼也便罢了,怎么连声‘好’都不问?”
  我印象里,天君不是个傲娇的性子罢!眨了眨眼,规规矩矩地行了个常礼。
  天君嗯了一声,道:“成玉,我素知你对我颇有偏见……”
  我冷冷道:“这话该反过来说罢!”
  天君面上一红,露出尴尬的神色来,停了一停,道:“便依你所说。然而你想,咱们都是为了一个人好,何必这样置气呢!不如大家坐下来喝杯茶,好好相处。”
  我诧异地看着他道:“陛下有话不妨直说,何必这般拐弯抹角。”
  天君复咳了一声,犹犹豫豫道:“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无奈道:“陛下这意思,便是不当讲,成玉也只有受着了。”
  天君道:“连宋回来,有些日子了。”
  我:“嗯。”
  天君便叹气:“眼看南溟战事正酣,蚩尤虽是讨了个好彩头,可接下来便跋前疐后了。连宋再不回去,可没法向众仙卿交代。”
  他一副小心翼翼商量的模样,倒叫我抹不开面子嘲讽,只能道:“先前是我疏忽了,竟未想到这层。陛下既有此意,何不快些下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